碧雲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。山映斜陽天接水,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黯鄉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夢留人睡。明月樓高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。
  ——宋·范仲淹《蘇幕遮》
    去欣賞秋天的美景吧
    今天,我們在唐詩宋詞中徜徉,深切地感受了那時的秋色,那時的離情,讓我們也不禁想走入大自然中,去感受此時濃郁的秋天,包括那山山水水、花花草草,以及我們心中的無盡情思。
    其實,這樣的秋色你也能找到,比如我們這些圖片,就是在南湖公園拍的。
    古人雲:一葉而知秋。秋分過後,已夜涼如水。
    走在路上,湛藍的天、流蕩的雲、微涼的風,還有隨風飄落的葉子,總會讓人莫名地想起什麼,也會讓人莫名地忘記什麼。
    這樣的秋日,最適合在午後讀幾首唐詩宋詞,品味一番那時的景緻、那時的羈旅、那時的相思……
    這一刻,讓我們忘記俗世紛擾,做一個清新雅緻的古人。
    秋天的景緻:秋月、荷花
    離離暑雲散,裊裊涼風起。池上秋又來,荷花半成子。
  ———唐·白居易《早秋曲江感懷》
    地僻門深少送迎,披衣閑坐養幽情。秋庭不掃攜藤杖,閑踏梧桐黃葉行。
    ———唐·白居易《晚秋閑居》
    白居易寫的早秋,暑氣散盡,涼風吹拂。一池秋水,半是荷花半是子,儼然一幅優美圖畫。而品讀他筆下的晚秋,亦如油畫般出現在眼前:幽靜的庭院,鋪地的黃葉,披衣靜坐的老人,間或攜藤杖踱步。恬淡隱逸,讓人心生嚮往。
    清溪流過碧山頭,空水澄鮮一色秋,隔斷紅塵三十里,白雲紅葉兩悠悠。
  ———北宋·程顥《秋月》
    這首《秋月》,讓生活在現代的人們也不禁嚮往:鬱郁蔥蔥的青山,有清澈的小溪叮咚流淌,或者還能聽到幾聲清脆的鳥鳴,路旁有紅艷艷的楓葉,天上有潔白的雲朵,漫步在鵝卵石小路上,還有皎潔的月光柔和地照在身上,好不愜意。
    秋天的動物:寒蟬、野鹿
    門前遲行跡,一一生綠苔。苔深不能掃,落葉秋風早。八月蝴蝶黃,雙飛西園草。感此傷妾心,坐愁紅顏老。
  ———唐·李白《長乾行》
    秋風、落葉、蝴蝶、衰草,都是典型的秋天意象,自有一種蕭瑟孤清的情境。
    寒蟬凄切,對長亭晚。驟雨初歇,都門帳飲無緒。留戀處、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
    ———北宋·柳永《雨霖鈴》
    寒蟬鳴唱著時日無多的凄涼,加重了詞人的離情別緒。
    適與野情愜,千山高復低。好峰隨處改,幽徑獨行迷。霜落熊升樹,林空鹿飲溪。人家在何許,雲外一聲雞。
    ———北宋·梅堯臣《魯山山行》
    這是一幅斑斕多姿的山景圖:深秋時節,霜降臨空,詩人在魯山中旅行。山路上沒有其他行人,詩人興緻勃勃,一邊趕路一邊欣賞著千姿百態的山景。山林空蕩,詩人看到熊爬到光禿禿的樹上,而透過稀疏的樹縫,還看到野鹿在山溪旁飲水。寥寥幾筆,勾畫出了一幅生動的秋日山林熊鹿圖。
    秋天的顏色:楓紅、菊黃
    山明水凈夜來霜,數樹深紅出淺黃。試上高樓清入骨,豈如春色嗾(sǒu)人狂。
  ———唐·劉禹錫《秋詞二首》之二
    潔白的霜,有紅有黃的楓葉,錯落有致的色彩,煞是好看。
    紅葉黃花秋意晚,千里念行客。
  ———宋·晏幾道《思遠人·紅葉黃花秋意晚》
    楓葉紅,菊花黃,濃墨重彩,相得益彰,一幅晚秋景色映入眼帘。
    碧雲天,黃葉地。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。山映斜陽天接水,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 ———宋·范仲淹《蘇幕遮》
    碧雲,黃葉,綠波,翠煙,構成一幅色彩斑斕的畫面,但難掩離情別緒。
    秋天的娛樂:賞桂、吃蟹
    暗淡輕黃體性柔。情疏跡遠只香留。何須淺碧深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梅定妒,菊應羞。畫闌開處冠中秋。騷人可煞無情思,何事當年不見收。
    ———南宋·李清照《鷓鴣天·桂花》
    桂花雖沒有深紅淺碧的顏色,但勝在留香持久,卻是眾花不及。
    桂靄桐陰坐舉殤,長安涎口盼重陽。眼前道路無經緯,皮裡春秋空黑黃。酒未敵腥還用菊,性防積冷定須薑。於今落釜成何益,月浦空餘禾黍香。
  ———清·曹雪芹《螃蟹詠》
    這首詩借《紅樓夢》里的薛寶釵口裡詠出,寫了秋天丹桂飄香、螃蟹肥美的時候,賈府眾女眷持蟹把酒的豪興。
    秋天的情懷:離愁、相思
    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哪堪,冷落清秋節!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、曉風殘月。
  ———北宋·柳永《雨霖鈴》
    有人形容柳永的《雨霖鈴》是秋之情思之絕唱。恰是深秋時分,憂傷俱在心底。自古以來多情的人最傷心的是離別,更何況又逢這蕭瑟冷落的秋季。
    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。愛上層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。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!
  ———宋·辛棄疾《採桑子》
    在涉世既深又飽經憂患之餘,進入“識盡愁滋味”的階段。卻又是欲說還休,只說一句,天涼了。辛酸盡在心頭,卻已不必說出。
    “紅藕香殘玉簟秋,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雲中誰寄錦書來,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花自飄零水自流,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   ———宋·李清照《一剪梅》
    李清照將愛人間的相思之情寫得淋漓盡致。這份秋思,美到極致,超越時空,也許只有真心愛過的人,才會真正懂得那份深情。
    本報記者 田玲玲  (原標題:讓我們尋找唐詩宋詞里的秋天)
創作者介紹

hn25hnore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